我愿意她(他)成为我的妻子(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伊万,你一大早找我做什么?”王耀揉着还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早早叫他起床的男人。
虽然他们是夫妻没错,但是被这么早叫起来王耀似乎并不十分的高兴。
“有话对你说。”他的丈夫伊万坐在桌子对面的椅子上,轻轻的说道。
“什么事情?”被丈夫难得不病娇也不微笑的表情惊奇的有点清醒的王耀疑惑的问着。什么事情呢,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王耀这样想着,琥珀色的双眸直直地看着眼前的斯拉夫男人。
伊万直直看着他,紫色的眼睛怔怔地看着王耀,但是目光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伊万突然开口,眼神里面不带一丝感情,“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到让王耀着实惊讶了一下,不得不否认的是,他现在完完全全的醒了。“怎么可能,”王耀忽然笑了起来,“伊万你平时就和北极熊一样,怎么可能会死呢~~~哈哈哈~~~”
伊万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生命就像静止一样,停下了一切的运转。
王耀站起来,快速迈过桌沿来到伊万身边,抱住了他。
伊万的表情有了微微的变化,紫色的眼睛似乎有一瞬间睁大了一些,但却又像前一秒是幻觉一般的恢复成了原样。
“伊万别模仿小香面瘫!”家里有一个面瘫就够了,学什么不好学面瘫。
伊万没有任何动作,直到王耀狠狠揉了揉他淡金色微卷的头发。“大早上别说这么不吉利的东西,伊万你是不是做恶梦了?”王耀轻轻笑了起来,“原来伊万做恶梦也会怕呀~~~~”
“别想太多了~~我去做早饭,一会我还要去上班,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别害怕~~”王耀弟妹控属性爆发般地说了一串话给伊万,便开始了他做早餐的工作。
伊万坐在铺着滚滚桌布的餐桌的一端,看着王耀离开后另一边的那张空椅子一言不发。

“说了别乱想啦,”王耀看着在他做完了早饭之后还坐在原位上一动不动的无比反常的伊万,忍不住说道。他将一碗刚刚做好的面条放在伊万的面前,然后自己拿起另一碗开始早餐时间。
怎么了呀,王耀心里想到,以前伊万都会无比无赖地跑过来说不要吃面想吃小耀……然后被自己推开。
不过那是多久以前了呢?最近伊万似乎话越来越少了,每天会乖乖地真的像熊宝宝一样坐在自己的身边,不说话,也不闹,只是静静的陪在自己的身边。他还是那个他吗?人称病娇大魔王的他。
伊万没有动那碗面,或者说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那碗面在他视野之外几公分的地方静静的放着。
“伊万,”王耀叫道,“你不吃我要生气了,我辛辛苦苦做的面啊!”他看着眼前的人在听过他的叫喊之后,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抬起头将面朝自己挪了一点,拿起筷子夹了几根面条,放进了自己的嘴里,随即放下了筷子。
“怎么只吃这么一点?”王耀看着伊万放下筷子,起身离开不禁叫道,可是伊万头也不回的往房间走去,顺手带上了门。
王耀看着桌子那端剩下的一碗和没有吃过一样的面,一言不发。伊万的筷子静静搁在碗边上,像是从未被人使用过。“只吃这么一点怎么行啊……这个笨蛋大北极熊,不饿才怪呢。”王耀边吃着早饭有点气愤的喃喃着。

伊万坐在卧室的床沿上。听到王耀离家时关门的声音后,站起身走到餐桌边上,一张小纸条不起眼的放在桌上。
“我又做了几个包子放在厨房,记得吃啊!我做的面也被你浪费了!别饿坏了,大笨熊!”右下角还有一个滚滚的头画在这张本来就不大的便签上面。
伊万骤然将其捏成了纸团,塞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里面。走到厨房看见几个包子整齐的放在碟子上面排成一个圆圈。偶尔觉得有一个这么会做饭的妻子真是一种痛苦……伊万苦笑着,用袋子将包子装了起来,然后离开了他们爱的小屋。将爱妻做给他的爱心午餐扔到很远的垃圾桶,以免被小耀发现,然后再回家。什么时候这样的一件事情成为他每天的必修课了呢?伊万这样苦笑地想着。

王耀不是ky,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然伊万不会变成那样。但是早上的伊万的话却让他着实感到害怕了。笑是一种掩盖内心情感的最好方法,伊万深知这一点,但是他却连笑容也无法挂在脸上。“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想起这句话的时候,王耀觉得背后都有一种冰凉的感觉。混蛋北极熊你是要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啊,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王耀现在心里乱成一团,拿起手猛敲自己的脑袋。
“王耀?”王耀听见自己的名字猛的回了神,看见自己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亚瑟将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神色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没事。”王耀尴尬的笑了下,的确刚刚敲脑袋实在太失态了……唉,都怪那个混蛋北极熊,也不知道做的包子他吃没吃,吃了还会不会又饿了,他这么大个子这么几个包子够不够他吃,不够他自己会不会去做呢,哎呀不可能,都怪他早上不吃面条,饿坏了怎么办……
“王耀?”亚瑟又喊了一声,将王耀从以上的连环苦恼中拉了回来。“怎么了你?今天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唉。”王耀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叹了一口气,“和你说了吧,其实我觉得你应该会猜到吧……因为伊万最近很怪。”
“很怪?”亚瑟微微上扬他那巨粗无比的眉毛,脸上写满了疑问。
“嗯,他变得特别乖,话也很少,好像似乎连病娇的毛病都好了……”王耀一点点地说着,表情显示出他并不为此高兴。
“哎哎!!!”亚瑟对这句话最后一个短句表示了无限的震惊。“你是说那个再伊万不会动不动就黑化了?”
“嗯。而且连水管都不见他带了。”王耀回答着,神色凝重起来。是的,这样总结下来觉得伊万的所有行为都实在是太反常了。
“你还是回家看看他吧。”亚瑟回答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王耀想了想,本来想将今天早上的事情也说了的,但却被他又咽了回去。
“嗯,说的也是呢,我还是去问问他吧。”王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然后对亚瑟说道,“帮我向公司请个假。”
别有什么事情啊,伊万。王耀这样想着,飞快地往家的方向走着。

王耀推开门进到玄关,在可见范围里没有发现伊万的身影。“难道出去了?”王耀走进客厅,发现空空如也,经过餐桌的时候发现自己留的便条已经被取走了。“嗯,伊万看到就好了。”于是他转身进到厨房,上面本来有包子的碟子已经被洗好静静放在碗碟柜里面了。想到一直以来自己做好饭,然后两人一起享用完之后,伊万让他在一旁休息,自己却端着大碟小碟去洗的样子,王耀不禁笑了出来。已经很久没有像向这样和伊万一起吃任何一餐饭了,王耀甚至都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伊万渐渐开始改变了的。
推开书房的门,屋内一片漆黑,王耀顺手打开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伊万不是平时都会在书房里面工作么?现在面对空空的中式檀木桌和八仙椅,还有上面放着的极不和谐的充满现代科技感的电脑却无人使用的房间,王耀觉得困惑无比。伊万人呢?不在书房,不在客厅,不在厨房。总不会又回去睡觉了吧。王耀暗暗否定最后一个假设,这个精力无比的北极熊以前几天不睡觉都活蹦乱跳的,还有余兴来骚扰一下自己……啊,什么嘛。想到这里王耀的脸有些泛红,但为了确认一下他还是打开了卧室的门。窗帘被紧紧地拉了起来,房间里面和书房一样一片漆黑。唉,都怪早上被伊万这么早拉起来,都忘了开窗透气了,还有被子和gitty抱枕也要晒晒太阳呢!王耀朝着窗边走了过去,将窗帘拉开,推开窗子的时候王耀深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无比开心的伸了一下有些不合时宜的懒腰。
多好的天气啊!王耀似乎从早上一直被各种烦恼心情笼罩着的感觉一下都散去了,于是转身想将被子和gitty抱枕拿到阳台去好好晒晒阳光。正这么决定着,王耀转过身,却看到了那个自己寻找多时的人。
“伊万!伊万你怎么了!”王耀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刚刚整个房间笼罩在无光的黑暗里面,而现在那所有的黑暗都浓缩着注入了王耀的心里。伊万就那样倒在床边的地板上,像是断了线的玩偶,失去了所有生命的动力。伊万背对着王耀,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浅浅地苍白的光泽,他穿着那件自己送他的大衣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一幅静物的写生画作。王耀拼命地对自己喊道,冷静冷静……这叫他怎么冷静的下来。对,对,叫救护车!王耀终于在精神几欲崩溃的时候,脑海里面闪过了这个明智的想法。手机,手机,王耀拼命翻着自己上班拿着的公文包,却怎么也找不到。啊,该死,手机忘在抽屉里面了……自己只急着回家,什么都忘了拿。没事,没事,王耀安慰着自己,家里还有电话。他站起身,双腿因为惊恐而不住的颤抖。这几步路也许是他毕生走过最艰难的一段路程,甚至比当初他和伊万冲破无数人异样的眼光而结婚还有困难几亿倍。
当自己的手可以触及听筒的时候,王耀几乎扑了上去,抓起电话正准备叫救护车的时候,一只手轻轻地将听筒从他颤抖无比的手中夺了出来,放回到原位。“你干什么!我要救伊万啊!别来打扰我!”王耀几乎是哭着喊出这些话,同时愤怒的回头怒视着夺走他电话的人。
“救我做什么呢。”伊万付下身来,娃娃一般的脸庞就在离他几厘米的地方,而脸上浮着久违的微笑,浅浅的,温柔的,只有他才有的微笑,“我只是睡着了一下哦。”
回答他的只有王耀狠狠地拥抱。他的小耀从来没有这么大力的拥抱过他,两手环抱着自己,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把自己嵌进去。一阵濡湿的感觉从脸颊上传来,可是拥抱却没有一点的减弱。
“小耀?”伊万轻轻地说道,回应他的只有王耀不可停止的啜泣声。“小耀不哭的呀,不是一直说自己是纯爷们吗~☆”惯用的调侃似的语气从伊万的嘴里说出,似乎是再正常无比了,可是王耀却觉得自己此时此刻从来没有这么想哭过,即使自己把纯爷们的身份和骄傲都抛弃了也不能停止。“吓死……吓死我了……呜……”王耀在哭泣声中传来这些破碎的语句,“死……伊万……大笨熊……呜呜……干嘛不在……不在床上……睡觉嘛……睡在地板上……我以为……以为你真的死了……呜啊啊啊啊……”“对不起,小耀。”伊万回应般地抱住王耀,单薄的身体被包裹进自己的怀抱里面,就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伊万用手轻轻抚摸王耀的背,轻轻吻着他的额头,“对不起……我只是,太想睡了。”王耀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里面满是泪水,对上伊万紫水晶般的瞳。“离床……就几厘米了……怎么就这么懒啊……”王耀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这都不愿意走……真懒。”忽然,伊万的唇像蜻蜓点水般落在王耀即将滑落的泪珠上。王耀觉得他像是吻了自己的眼睛,载着无以计数的温柔。“怎么突然这样……都不像你了。”王耀笑着说道,伊万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温柔不好么……”,忽然伊万换上一幅黑化的表情,“还是小耀想要些别的~★”“不用了……!!”王耀在熊抱里面挣扎挣扎,却仍然被抱的死死的,“放手!”“不放~☆”“放手,我要去做晚饭!”王耀使出做饭这一杀手锏,“不然我们都喝西北风了。”伊万的表情微微僵了僵,手上的力气小了许多。王耀趁着这个空隙挣了出来,逃到离伊万两米开外的地方。“怎么了?我做个晚饭你至于这么惊讶么!”王耀看着伊万这个表情似乎有些不满,想着自己的厨艺多少人想着享用都还没有机会呢,你却不领情。伊万看着眼前爱妻一脸大惊大喜之后现在不爽的表情,最后缓缓说道,“今天可以喝伏特加么。”和王耀结婚之后就应了王耀的要求戒了自己生命中除了王耀的最爱,但是,今天确是那么怀念那种烈到无以复加的味道。“嗯……”看着王耀犹豫再三的表情,伊万决定还是用点非常手段吧。“好嘛~☆”“嗯……”“好嘛好嘛~~☆”……重复N次后。“好吧。”

==========================================================================
王耀端上刚刚出炉的晚饭,然后将其一一放在小小的餐桌上面。
这张桌子真的很小,印着滚滚的桌布几乎能够拖到地下。本来是不想要这么大的桌布的,但是因为上面有滚滚,在王耀的坚持下还是买了回来。铺上去的效果就是这么有违和感,王耀扁扁嘴,说道:“早知道买大桌子!”“不要大桌子!”伊万一把抱住王耀,“我不要离小耀这么远~☆”边说着边拿他的大鼻子在王耀身上蹭蹭蹭,结果被一把推开。其实,事实上这样大小的桌子的确已经足够了。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住在这间公寓里,而且永远也只会是他们两个。房子也并没有买多大,本来有两个卧室的,现在另一个在买房子的人介绍来说是儿童房的次卧室已经被改成了伊万的工作室,也就是现在的书房。
伊万想早上一样坐在同一个位置上,看着冒着热气的美味佳肴被妻子一盘盘端来放在眼前的小桌上面。他向王耀微微笑了笑,顺手把刚刚放下菜还围着围裙的王耀朝自己拉了过来。“别拉我啦,我做菜手上有油,还要去洗手呢。”一个吻轻轻落在王耀的手背上面。“小耀手上的油也是美味~☆”伊万笑道。“讨厌。”王耀此时已经不管手上干部干净了,将手抽回来之后按在伊万脸上将其推开。油油的感觉敷在脸上自然是不舒服,还有一股蔬菜的味道,但是王耀细细软软的手感却依然让他保持着先前的笑容。“小耀,有你这样一个妻子真好。❤”“咦咦咦!怎么不是☆了。”王耀快步往厨房走去还不忘吐下槽。
当王耀卸下全身做菜的装备之后,走到餐桌旁坐定,拿起伊万的碗习惯性的盛了一碗饭递了过去。“小耀有没有忘了上什么呀~☆”伊万笑着将饭接过来然后问道。“有吗?”王耀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把菜都上齐了呀,但是看着笨熊的眼神又觉得自己真的有什么东西没上呢。“我的伏特加哦~☆”王耀扶额,说道,“我忘了。怎么办,刚刚你也不提醒我,你都戒了这么多年了,家里也没有。”“有哟~☆”伊万像个私藏了宝藏的小孩一样,站起来,一路小跑回到书房里面。在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传来后,伊万拿了一瓶伏特加出来,放在本来就没剩多少地方的滚滚脸上。“什么时候藏的?”王耀努力扯出一丝微笑。“嗯,从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放在那里了~☆”伊万老实坦白着,“当初打算趁着你不在的时候偷喝的……”伊万的表情突然沉了下来,嘴角上翘的弧度似乎没有先前这么大了,“但是……但是居然就这样藏了这么多年呢~☆。”“怎么,觉得让你等这么多年可惜了?”王耀说道将酒拿了起来。“啊,小耀你要对我的燃料做什么……”伊万觉得好不容易到眼前的伏特加被拿走还是有种孩子被抢了的感觉,尽管抢匪是自家内人。“帮你倒酒啦。”王耀有些生气的说,“至于那么紧张么!”只见一个不算很大的玻璃杯放在桌上,王耀将瓶子打开,像是斟茶一样地把酒倒进杯中。

思绪总是走的比现实要远很多。当伊万内心不是很满意的用那只大手拿起那个小玻璃杯,将酒凑到自己嘴边的时候,浓浓的酒精味道,似乎唤起了他很多年以前的记忆。
“在我这里能不能不要喝酒!”王耀不满的看着对瓶吹着伏特加的伊万怒吼道。“伏特加多么好喝呀~~~☆”一边狂灌自己酒的伊万将另外一只手狡黠的将喝茶的王耀拉到自己身边。“干什么,一身酒气的大笨熊!”王耀一边用力把伊万搂着自己的手臂掰开,一边嚷着。“小耀你也喝~~☆”说罢伊万将酒瓶凑到王耀的嘴边。“走开。”王耀奋力挣开熊掌的钳制,回头喊道,“喝喝喝,小心酒精中毒!”
那个时候的王耀和伊万仅仅还是刚刚认识的状态。伊万是个在有经济学的PHD头衔中很例外的年轻人,并且居然意外的选择留在了大学里教课。王香很不幸地在大学里面遇见了这个学长,后来变成教授是另外一回事情,奈何于对学业的严谨和对未来经济学学成后的收益之虑,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和这个教授做个朋友以便以后多个人脉之类的下策。然而最后帮助王香和这个病娇教授搞好关系的主要推动力完全就是因为王耀。根据中华传统,民以食为天的信条,王香觉得不论如何还是应该请伊万来家里吃个饭。一是因为去饭店太破费了,自己在奖学金之外的学费空缺完全是靠着那个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大哥靠着四处打工奔波辛苦赚来的。其实如果自己开口,大哥一定砸锅卖铁也会把下馆子的钱给自己凑出来,但王香并不是这种人。另外一方面,饭店的菜完全比不上自己大哥的手艺。如果勤俭持家在这个世界上有排名的话,大哥第二就没人能够是第一。一颗土豆能够做出七八种做法,更别说其他的了。蒸炒烹炸,什么材料在大哥手里都能变得美味无比。
“大哥,今天我想请教授到家里做客,不知可否?”王香看着一天工作下来还要打扫房间的大哥,有些犹豫的但是仍然面无表情的问道。大哥太辛苦了,也许换一天会不会比较好呢?
“嗯?教授要来?”王耀将手里的扫除停下,朝着王香重复着,“那我要快点准备,教授有什么爱吃的吗?有没有什么要特殊准备的?”“嗯,”王香想了想,“大哥如果一定要有什么特殊的话,应该需要一瓶伏特加。但是我认为大哥不用特地准备这个。”“哎,请来的客人要照顾周到,”王耀切换成大哥模式对王香教育着,“教授来自然要好好款待,小香今天大哥打工的地方开工资了,我们也借此好好吃一顿晚饭~”说完王耀加快了手里的家务,在整理完毕之后便出门去买晚餐的材料,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对坐在椅子上的王香叮嘱道,“小香好好在家,大哥买好东西就回来~乖。”王香有些无奈的想道,这么多年了大哥还是把自己当作小孩。自己明明都已经比大哥高出许多了……
王香自己也不知道已经沉思了多久之后,听见外面有敲门的声音。应该是那个病娇教授来了吧。王香这样想着,起身走过去开了门。的确是伊万·布拉金斯基,那个传说中新时代教育界中新星般的暴力教授先驱者。“王香同学居然请我来做客呢~☆。”进门之后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走过王香身边,在客厅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王香刚想说些什么,门外传来了王耀的声音。“小香,不是说了好好在家么,怎么连门都不关!”王耀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把自己都挡在这些东西后面了。“伏特加~☆”一个对于王耀来说陌生的声音从家里传来。王香走上前一件件接过大哥手里的购物袋,王耀的目光才终于没有什么阻碍的看见那个赖在自己沙发上面的陌生男子。白金色的短发,白馒头一样圆圆的脸蛋上挂着微微的笑意。嗯……好大的鼻子。王耀心里想着,是俄|罗|斯人吧。嗯,应该先打个招呼,他叫什么……。王香接过各种食材的时候,看着大哥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最后停在了疑惑这一幕上。“大哥,这位就是……”“Здравствулте! Меня зовут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什么什么……王耀因为这个突然从沙发上移动到自己面前又说了一堆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语言的陌生人陷入了一头雾水的状态。“……我的教授。”王香像是被呛到一样,说出了刚刚还在嘴里的后半句话。

===========================================================================

贤惠的大哥在厨房里面做着晚饭,菜进到锅子里的声音不断的从厨房里面传来。但是,王香的现状就是面对这个双眼目不转睛的望向厨房,恨不得光的传播能够拐弯的“教授”将自己完全马修,而且自己也完全找不出什么话题来说的尴尬气氛已经快要让自己崩溃了。“小香过来帮我端下菜。”厨房里面传来了一声打破这快要凝固的空气的声音。王香似乎有些庆幸终于找到适合的理由逃离那个低压区而去投向大哥方向的千古良机了。
王耀从厨房里面出来,身上穿着印有滚滚的围裙,两只手各端着一个碟子,熟练地放在了餐桌上,然后转身回去拿下一批。王香帮着擦了擦砧板和灶台的面,然后随着端起最后几盘菜的王耀一起离开了厨房。王香招呼着这个怪教授坐到用餐的位置上面,然后自己坐定后,等着大哥来就坐。王耀脱下围裙收好之后坐上了主人位置,正准备宣布开饭,突然想起什么又离席,然后走到刚刚买的那堆东西里翻动了几下,将被其他东西埋在最底部的伏特加扒了出来,然后转身到柜子里面翻着什么东西。“大哥,教授不用酒杯的。”王香似乎知道王耀打算找什么一般,对王耀说道。“咦,这样么。”王耀手里捏着一个刚刚找出来的小玻璃杯,另一只手里面拿着号称教授生命源泉的伏特加。“算了先开饭吧,这个杯子有点脏了,这次也洗洗好了,”王耀将杯子洗好之后拿回柜子边上,正准备放回去。“啊,我要用杯子。”那个北极熊突然开口讲了一句中文。“咦咦咦……”王耀手里的伏特加差点因为惊讶掉到地上,“你会说中文!”病娇教授将嘴弯成一个U型,然后说道“倒在杯子里喝~☆”王香满头黑线看着堪称礼仪之邦典范的大哥将那只玻璃杯放在伊万面前,然后无比贤淑地像斟茶一样为他满上了一杯。然后伊万的大手握住小玻璃杯,将里面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你喝的真快。”王耀看着刚刚倒满的酒杯瞬间就被喝空了,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虽然王耀早就见识到伊万喝酒的模样,就算是一瓶伏特加,伊万也能在眨眼间喝完……只是,也许很多年没有看见他这个样子了,看到他这样,王耀不禁想到那些嫁给他之前的事情。“倒在杯子里喝~☆”王耀回神过来,看见伊万将嘴弯成U型的馒头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小玻璃杯放在桌子上,王耀又上了一次“茶”。
饭菜们完全已经被晾在一旁,小玻璃杯和瓶装伏特加已经成了这餐晚饭的主角。伊万就像是从未戒过酒一样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王耀只是静静地帮着眼前这个男人续杯,直到自己手中的容器已经不知不觉见了底。满上最后一杯酒后,王耀将伏特加的瓶子放在了桌上。伊万拿起杯子凑在嘴边,却没有再瞬间灌入他已经满是酒精味道的口腔。“呐,小耀。”伊万轻轻地说道,同时将酒杯放回了桌上。“怎么?”王耀问道。伊万握住王耀的手,将他拉到自己面前,然后环手拥住了他。“别这样。”王耀伸手想要推开这张处于撒娇状态中的北极熊。“别推开我。就一会。”埋在自己衣料里的北极熊开口道。王耀突然愣了一下,收回即将要推上伊万的手,然后去回应他的拥抱。当自己的手抱住伊万的时候,王耀感到怀里的那个大小孩轻轻地颤了一下,随即将自己抱的更紧了。王耀腾出一只手摸摸那团白金色的发,像哄孩子一样一遍一遍温柔的捋着。突然伊万松开了手,安分地将身体的重心重新移回座位上,像是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拿起对于他来说的很小的碗和筷子,说道:“开饭吧,小耀~☆”王耀以笑容来回答。
晚饭的时间一如既往的安静。两个人都是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的人。偶然伊万王耀投去的微笑则是表示对贤妻好厨艺的称赞。很多年来培养的默契,已经达到了那种不需要语言就能读懂彼此的契合度。两个人的晚餐会做多少饭,会烧几个菜式几乎都已经成了这个家的一种规则。每次不会剩下什么,也不会有人抱怨吃不饱这样那样的问题。用餐完毕伊万会自觉的收拾起桌上的碗碟,然后拿到厨房去洗干净,最后放进消毒柜。那段时候王耀可以坐在沙发上面休息一下,比起看电视,他似乎更愿意将目光聚焦于厨房内那个忙碌的身影上面。

装修房子的时候特地将厨房的门换了一个方向。按照原本的设计,坐在沙发上的人甚至无法看见厨房的门框。但是在装修公司觉得麻烦不愿意加班改造,还有因为拆墙填墙而被吵到的邻居们不满上门的双重阻挠之下,折扇门总算是被硬生生拧了过来。王耀和伊万都不否认这是一个不坏的决定。夫妻双方都能够在对方忙碌的时候,在背后默默注视着彼此。
“收拾好啦~☆”伊万坐到王耀的边上,沙发因为北极熊的体重而陷了下去。王耀顺着这凹陷坑滑坡到了伊万早已准备好的怀抱里面。围巾软软的碰在脸上的感觉很好。王耀乖乖的靠在北极熊的臂弯里面,感受着这个不知道喝醉与否的人的体温,临时做个决定打算在这个地方做个小憩。有点突如其来的一个吻,落在自己的额头上面。王耀睡的很浅,这样的吻足以让他醒来,但是现在他似乎不愿睁开眼睛,只是保持原有姿势继续依偎在原处。“小耀。”那个软绵绵的声音在自己脑袋的上方传来。“小耀。我爱你。”王耀将嘴角弯了弯,但似乎还是不想完全清醒。“开心,快乐……幸福。”说什么傻话,王耀又往伊万的怀里钻了钻,已经很开心很快乐很幸福了。伊万看着那个明明闭着眼睛,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往自己怀里钻的东方人嘴角淡淡的弧度,一瞬间觉得似乎有水雾蒙了双眼。

即使家里面早就已经脱离了自己四处打工的时代的困窘,王耀似乎仍然无法改掉他早起去工作的习惯。不过现在他可以早早的躺在软软的床上休息,而不会像是过去天天忙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补眠。不可否认的,伊万的确给了他想要的安稳的生活。不用东奔西跑的靠打零工来维持生计和小香的学费,不用想着如何安顿各种琐事。是的,什么都不用想。其实自己的工作也算是可有可无,但是王耀本着一股要自强的小小执念,还是坚持去上班。每天过着和普通上班族无异的生活,做公车上下班,在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上晚餐的材料,在径直走回自己的公寓。
伊万在结婚之后就辞掉了原来教授的工作。但是经济学教授外加PHD学位也并不是浪得虚名,即使是足不出户似乎收入还是比王耀高出许多。王耀有些时候想想,学历似乎很多时候还是能当饭吃的。夜里王耀一个人窝在被子里的时候,困意会有些缱绻地袭来。可是不管被绒再软,夜色再美,一切都无济于事。卧室门把有着轻轻转动的声音,王耀立即闭上了眼睛,背过身去。门被轻轻打开,再被小心翼翼的关上。不仔细听,几乎没有一点声响。再是什么东西蹑手蹑脚地来到床边。然后床的一端可以感受到因为凹陷而造成的微微的倾斜感。随即是一个照例的晚安吻落在自己的脸颊上面。接着被子的另外一边似乎像是裹住了一只大北极熊一般的生物,并且该生物体不断向自己蠕动过来。最后是北极熊一个熊抱将自己环住,紧紧拥在怀里。王耀在模糊的困意中弯弯嘴角,在温暖中缓缓入眠。

===========================================================================

“小耀~☆”起床了哟。”软绵绵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呢喃。王耀在被窝里面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但是主题思想都是表明不想起床这一真理。“真的不起床?~☆”王耀没有动弹。结果被伊万像八爪鱼一样抱住。“干什么……”王耀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但是被阳光照得又闭了回去,“嗯……天好亮。”“嗯~☆”八爪鱼熊又抱紧了一点,然后沉默了一会说道,“因为已经快要九点了~☆”“哦……”王耀应着,努力将头埋回被子里面。伊万嘴角扯出一丝弧度,看着眼前人慢慢缩回被窝的流程突然僵住了。“等等,你刚刚说几点?”王耀猛地一回头,伊万都有些担心他会闪到脖子。“九点了哟~☆”软绵绵的声音说出了一句惊天霹雳般的短句。“放开!!!!”王耀几乎是发疯一样在八爪鱼的钳制中挣扎着,“迟到了会扣工资了!”一个小拳头砸到了伊万脸上。八爪鱼捆绑计划以失败告终。看着王耀飞一般冲出卧室,伊万有些无奈的摸摸自己受伤的馒头脸。
“伊万我走啦,锅里的粥你等十分钟就可以吃了,还有……”王耀的声音随着关门声就这样被截断了。“还有什么……”伊万似乎想不出什么特别的答案,起身将双人床上的被子叠成一个馒头状,放在床尾。厨房里面的锅子发出了粥已经可以食用了的信号。伊万关了火,揭开锅盖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米香和着暖暖的蒸汽扑上他的脸颊。伊万透过白雾看着锅里面稀饭,再回头看向那一副早已放好桌上的碗筷,淡淡的说,“Спасибо, Яо.” 要我如何才能偿还你对我所有的好。

“王耀你又迟到了。”亚瑟吐槽道,“这次又打算编什么理由呢……”
“唉……都怪他,明知道知道我快迟到了还不告诉我。”王耀苦着脸说道,“这个月全勤奖金没了……”
“嗯……”亚瑟皱了皱他的浓眉,无奈地说,“唉……你这么爱全勤奖你干嘛不让你老公伊万开车送你……唔!”亚瑟的嘴被王耀随手拿起的原位于亚瑟桌上的司康饼塞住。“嘘……”王耀比了个手势,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投来任何目光之后,回头对亚瑟低声怒道,“不能说……”亚瑟在一连串的思考过程中,将嘴里的司康饼咽了下去,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忘了……在公司不能说伊万是你老……唔!”一个新司康饼再次堵住了亚瑟的嘴。
即使王耀结婚以后在一家外企公司找到了新的工作,来来往往的同事之中各个国|家的人都会有一些。但是对于同|性|恋这样的事情,王耀的东方人本性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把伊万和自己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亚瑟最初是因为自己某次说漏了嘴才意外得知的。

王耀回想起那个时候自己才刚刚和伊万在一起,虽然自己每天觉得羞耻到不行,但是还是会若无其事的坚持去上班。“王耀,有人找你。”亚瑟路过王耀身边的时候顺口说了一句。“谁?”“没见过,前台说好像不是公司里的人。”亚瑟快速的回答道,然后将话题转到工作上,“另外上次交给你的文案你处理好了吗?”“嗯,给你,我出去一下。”王耀将一包文件递给亚瑟,起身朝门外走去。走过公司的前台接待,得知找自己的人在等电梯的地方等着。“是谁……”王耀小声念道。穿过走廊,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围着白色围巾一头白金色头发的男人。“你你你……”王耀努力把伊万推到角落里面,紧张万分的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嗯……路过,来看看你~☆”高大的男人带着甜甜的笑意回答着他。“回去……你不是答应我不来公司的!”王耀鼓起脸来表示自己有些生气,而事实上他真的有些生气了。之前约法三章里面,规定了伊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来公司找王耀,否则家法伺候。“嗯~☆”伊万一把王耀搂在怀里,唇在王耀的额上轻轻触了一下,“回家见~☆。”说完若无其事的转身去按电梯。“回家路上小心。”王耀脸着红低吼道。“嗯~☆”伊万转过身刚刚想给王耀再一个离别吻,突然一个声音从走廊里面传来。“王耀你这个文件不是我那天给你的……啊……”亚瑟眼里看见一个没见过的白金色头发的男人将手放在王耀红红的脸颊上,俯身将自己的脸凑上王耀的额头。电光火石之间王耀已经退到那个陌生?人一米以外的地方站定。亚瑟一瞬间觉得刚刚的场景完全是自己脑补出来的产物。然而那个刚刚似乎还深情款款的男人将完全背对自己的脸慢慢地回了过来,罕有的紫色眼睛里面迸射出无数名为“你坏了我好事”的凶恶目光。电梯门在这个时候缓缓打开了,伊万被瞬间丢了进去,摔在里面的巨大响声似乎像是造成了电梯恶性事故……始作俑者王耀在确认电梯门关紧了,并且楼层开始下降之后,松了一口气。“那个……嗯,不是你想的那样。”王耀此时此刻支支吾吾地解释起来,“我和刚刚那个人不是……不是gay。”亚瑟幽幽地回答道,“原来是这样。”“都说了不是了!”王耀还是忍不住喊道。所谓越描越黑这样的事情,就是如此这般的发生了。看在平时还是不错的同事关系上面,亚瑟答应了为王耀保密这个要求,因为说什么要像碎纸机一样消除记忆应该是不可能的。亚瑟安慰似地说,“王耀啊,在英|国即使夫妻双方都是男的可以结婚,没什么大不了的……”王耀捂着脸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面,脑子里面一团乱。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vanyabroccoli.blog.fc2blog.us/tb.php/4-013cb7e7